瑜伽老師業務傷害案例檢討~完結篇(2012/8)


很多人會走上瑜伽教學的路,是因為她在瑜伽的練習中,得到快樂,得到一股寧靜,於是,她想要分享給更多的人認識瑜伽的美好.

分享,就是生命的意義,由分享而來的喜樂,能帶給自己更多的感動.古人修行,不是為了獨善其行,而是成就菩薩道,幫助更多的人了悟真理.但,在一切善念的背後,必須要有一顆細緻的心,才能成為傳道、授業、解惑的師者.

瑜伽教學,對我而言,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一直如此覺得,尤其現代人的身體多半是金玉其外敗絮其內,中看但不中用,很多人都有潛在的風險而不自知,因此,在教學上老師一定要先懂得自我保護,那是為學生拉起一道風險管控的紅線,不要做太多的鼓勵,因為那有時會變成一種無形的壓力,對學生而言.除非,你要負起所有的責任,否則最了解學生的身體,就是她本人.

當老師是站在安全第一的角度在教學時,即使學生受傷了,她也會明白這一切都是自我的好勝心逞強造成,她不會去怪老師.上周六,一位VIP的學生,受傷了,原來是他上某一堂課時,遲到,一進課堂,又沒有暖身,那天只有他和另一名教授在上課,那名教授算是身體很柔軟的體質,但這名學生是屬於身體很緊又有舊傷的體質,那天上了很多開胯的課程以及上半身扭轉的體位.輸人不輸陣的情況下,他覺得那天做得特別好,因為在高手的旁邊練習,自己無形中也會變強.

但那只是假象,因為他下課後,發現左邊的薦髂韌帶發炎,只要一伸展上背拉扯到後腰時,就會痛,他的私人復健顧問警告他,再受傷就很難好,避免做任何令它出力的動作,只能不斷伸展該部位,讓緊繃的地方不斷地舒緩.於是,在課堂中,他很恭敬地問我:
Judy老師,我該做什麼動作才不會讓那條筋變得更嚴重,請你指點一下,那些是禁忌動作,那些是伸展動作,我不想再受傷了.

猜猜我,我如何回答,我請他回想,他那天做的體位法,能想多少是多少,再從他曾經開過刀的部位去分析有哪些地方是原本就很緊的肌肉,接著,我按他腋下,揉了一下,他的反應十分的錯愕「為什麼你按的地方都會痛,奇怪,我知道我大腿那有舊傷,但我不明白我側胸也會痛」

我的回答是,你的問題就是受傷後的肌筋膜全緊縮在一起,就像女人的褲襪被勾到一樣,會有好幾條面向的肌筋膜受影響,你在數年前的舊傷沒有完全好,因此,你做的瑜伽體位法只能舒緩,但無法完全將緊繃的肌肉完全放鬆,也就是說,你的肌肉同你一樣,不會下班,你是工作狂,但它是為了保護你而緊到無法主動放鬆.你必須一條一條地找出受到驚嚇的肌肉,再一條一條地主動放鬆它.

記得,肌肉只會主動收縮,但不會主動放鬆,它必須被伸展.

畢業於世界頂尖大學的他,一聽就明白我的意思.再次地恭敬地問我,「那麼我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從郷村包圍城市,於是請他做動作的檢測,從動作中再去判斷是哪些肌肉有問題,然後做單一肌肉單一動作,再衍生出相關的瑜伽動作,但每個動作都必須由呼吸去引領,全神投入,用心體會.

練習的過程,我的眼睛如同鷹眼,詳細注示他是否有在正位上,動作是否有到位,臉部的肌肉是否緊繃,太嚴肅的表情會啟動頸部的肌肉,無益於整體的放鬆.「微笑,同學,想像你是一隻展翅高飛的巨鵬,神情優雅而自在地飛在汪洋大海上,你就是莊子逍遙遊中的那隻巨鵬」

當他完全投入練習當下,他的身體開始發熱,而伸展的部位,愈來愈徹底,他才警覺到原來不是薦髂的問題,而是他的某些動作牽扯到一些緊繃的肌肉,那些肌肉又扯到薦髂韌帶周遭的組織,於是在暖身不足又有舊傷的狀況下,他一意孤行之下,就受傷了!還好,他的老師都有來上瑜伽醫學的課程,在課堂中也很仔細留意學生的狀況,於是,他即便受傷也不好意思去怪老師,反而會怪自己.

但有時,也會遇到不可理喻的案例,以下就是另一位老師悲慘的遭遇,不得不令有心教學的熱血老師一個警惕.這個案例一直受到國內瑜伽界眾多朋友的關心,雖然彼此或許不認識,或是偶聞這個案子,但為了讓更多人明白事件的經過,我覺得有必要留下記錄,否則會像早年瑜伽界的惡習,沒有人挺身也就算了,還會在一旁潑冷水,劃清界線,流露出一股文人相輕的輕蔑眼神.

練習瑜伽的人若不團結,不能出面維護自己的教學理念及原則,不僅會徒增教學上的風險,也會埋葬整個瑜伽界的專業形象,這個案例不僅是她的案例,任何一個瑜伽老師都可能遇上這種不可理喻的學生,只要流年不利又不懂得為自己和學生拉起安全的警戒線,任何一個人都會遇上,只要這個案子成為有罪的案例,大家會如驚弓之鳥,根本不敢碰學生,最後倒楣的仍是學生.

纏訟多年的官司終於落幕了

上星期來了一位同學,匆匆放了禮物就走了,我看到禮物裡有一張小紙條:
「老師,我的官司已確定結束了. 我在7月20日已收到法院寄來的撤告公文,一切的感恩,不及言表……..學生xx敬上」

看到署名,我的心眩然欲泣,感謝老天,她終於擺脫這兩三年的夢魘.一個有熱血的瑜伽老師被學生告,告她的學生也僅上過她一堂課,但告的理由是:老師指導錯誤,導致腰部椎間盤凸出,舊疾復發,無法行走與工作.求償金額上百萬….在官司的纏訟下,我一度應地方法院之邀出庭,擔任專家證人角色,藉以釐清以瑜伽的專業教學技巧來分析,此一體位法是否會造成學生如此大的傷害.

我的發言,不為學生,也不為老師,純粹就瑜伽醫學及瑜伽教學的技巧層面來分析.在庭訊中,準備中英文瑜伽教學資料及個人的學經歷證明文件,在法院就是這樣,,沒有官方專業學經歷文件佐證本身的資格,,連發言資格都沒有.這才想到,當一名律師真不容易,一分證據一分力量,在法院裡,唯有懂法者才能勝出,有時公平與正義不見得能得到彰顯.知法者才能玩法,一般百姓只能淪為刀上俎肉,任司法處置.

這幾年,我總會想到她過得如何,這件事情一直在我的心裡,懸著.在需要支持的時候,她是無助的,沒有瑜伽官方單位奧援,無有力人士為她背書或出面力挺.這是人性,每個人都怕沾惹事非,有幸走過這一遭,才明白國家機器的可怕,它可以為民除害,也可以誤判一生.

任何從事教學瑜伽的人,請一定要先學會尊重學生的身體,以安全為第一要戒,流派和偉大的上師以及你滿腔的熱血,在法官和檢察官面前,是沒有用的.他要問的是:「以你這麽傑出的教學經驗,以及這麼豐富的資歷,為何會讓傷害發生,為何不能在能預防可預防的情況下防患未然,進而觸犯業務過失—應注意,並能注意,而不注意!」
各位親愛的瑜伽老師,請一定要謹記這段話,應,並能,而不…..

禍福相倚,不可不慎.教學永遠都是以學生為主角,課堂上請放下你對一切流派和上師的堅持,因為你面對的就是一位上師,學生就是我們的上師.

Namaste Judy

相關文章<業務傷害案例>

瑜伽老師業務傷害案例檢討-8/2專家證人出席(上)(2010/8)http://www.judyyoga.com/blog/?p=309
瑜伽老師業務傷害案例檢討-8/2專家證人出席(下)(2010/9) http://www.judyyoga.com/blog/?p=311
瑜伽老師業務傷害案例檢討~認識業務傷害定義(2010/12)http://www.judyyoga.com/blog/?p=341

9,644 瀏覽數

關於 Judy

Served in Radiology Department of Cathay General Hospital from 1990-1996 Specialize in yoga anatomy and yogatherapy Yoga expert witness in Taipei court of Justice Subject matter Reviewer for the Chinese version of YOGA ANATOMY Certified yoga teacher of the Yoga Alliance Chair the pioneer therapeutic Yoga blog in Taiwan with near one million viewers
本篇發表於 待分類, 瑜伽哲學,Pholosophy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